名字測試打分算命和易經測名字算命打分

2024-02-02 12:01:59
八字起名網 > 八字起名 > 名字測試打分算命和易經測名字算命打分

“這個人工智能麵相測試準的有點可怕。財運,婚姻,事業,測得妳心服口服!”近年來,在人工智能日益發展的同時,傳統麵相生意也搭上了“科技”,AI免費相麵等宣傳常能在網站和微信公眾號出現。

不過近日,AI相麵實為騙局再次被曝光。央視新聞報道稱,記者上傳了壹張寵物狗照片進行AI相麵,結果竟然顯示,寵物狗的麵相能打96分,“讀書運很好”且“做事有能力有主意”。而這樣壹項相麵報告,測試者還需要付費幾十元才能查看。

毫無科學依據的騙錢生意

財經網科技以“AI相麵”為關鍵詞在百度進行搜索發現,搜索網頁的前幾條即為帶有“免費算命”、“AI相麵”、“AI手相”等字眼的網站鏈接。點擊鏈接進入網站後,網頁或是出現麵相測算二級入口,或是直接出現AI相麵“立即測算”字眼。

“麵相學通過觀看麵部特徵來解碼人生命運,微算則是結合人工智能神經網絡學習技術與人臉識別定位技術,將麵相學用更科學的方式呈現。”在選擇/拍照進行AI相麵測試的頁麵上,多個網站均在頁麵上使用文字宣傳AI相麵的科學性和準確性,“AI解析麵相風水,準確率高達95%,妳壹定要測!”

財經網科技隨機選擇兩個提供AI相麵服務的網站上傳了壹張照片、填寫了姓名並點擊“領取報告”後,卻被告知查看解析結果需要支付2.98元至19.9元不等的鑒定費。據網站頁麵顯示,AI相麵主要對照片人物進行三庭長度的測量、五官的定位以及綜合的分析;解析報告主要包括五官總體概述、五官評分、麵相事業運程和麵相情感運勢方麵的分析。有的測算網站是壹次付清可全部查看,有的網站則是按需解鎖,單分析事業和情感的價格略有不同。

AI相麵中的人工智能技術是真是假?打著人工智能的相麵是否靠譜,為何有的測算頁麵竟顯示有六百多萬人測試過?

湖南師範大學社會學專家胡建新表示,不少年輕人不會相信那種街頭的算命先生,但這些有科技加持、號稱科學算法的算命很容易迷惑人。從事麵部掃描開發的北京理工大學教授翁冬冬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麵部掃描主要是通過讀取臉上的特徵點,用於身份識別是當前的主流方向。通過膚色和其他細部特徵輔助判斷疾病有壹定可能,但用於看相並不具備科學依據,娛樂性質更多壹點。“如果說牠有作用的話,最多可以起到篩選人的作用——信這些命理術的人相對來說更容易上當受騙,更容易成為不法分子的‘目標’。” 翁冬冬還介紹,這樣的程序開發門檻並不高,在網購平臺花幾百到幾千元購買外包服務就能很快開發出來。

值得註意的是,AI相麵這門生意不僅開發成本低,而且還懂得利用微信、QQ、貼吧、豆瓣等社交平臺,以及發展不同級別的代理進行推廣。

新華社報道曾指出,“AI算命”隻是壹個噱頭,實質上是通過誘導分享、發展用戶來吸金。不少“AI麵相”類程序都在顯著位置說明招募項目代理商,項目代理有兩種,壹種是通過朋友圈、社群、公眾號轉發帶二維碼的產品海報;壹種是發展自己的代理,從代理的訂單中提成。

另據南方都市報報道,有的AI相麵代理平臺收益分為“直接推廣收益”和“無限裂變收益”,後者指非直推用戶消費後得到的收益。產品代理團隊可以不斷發展代理,永久享受下級代理10%傭金。團隊人數越多,收益也越多。此外,有的產品代理體係還分為不同的等級,等級越高,直推收益和裂變收益的百分比越大。

財經網科技同樣以“AI相麵”在微信App進行搜索發現,名稱中帶有“微測”、“趣測”的微信公眾號均提供AI相麵、AI手相等相關算命占卜服務和“成為代理”的鏈接入口。不過截至發稿,這些鏈接均無法打開,或者顯示網頁包含惡意欺詐內容,被多人投訴,已停止訪問。

AI相麵不僅騙錢,還存在個人隱私泄露風險

環球網報道稱,有專家提醒,看相對於不少網友來說可能隻是壹種消遣,可是不經意間,個人的臉部特性、掌紋信息就可能成為別人數據庫里的“搖錢樹”。上傳手相有可能泄露指紋信息,上傳個人頭像照片相當於泄漏個人臉部信息。

據了解, AI相麵壹般會獲取用戶的麵部信息和其他個人信息。前者主要發生在AI測麵相時,用戶需要提供照片,或者錄入壹段小視頻,包含點頭、眨眼、微笑等動作,在這壹過程會使得麵部輪廓等主要特徵都被算命應用程序掌握;後者主要包括在測試前填寫的姓名、性別、出生年月等信息,甚至被要求開啟訪問手機拍照功能、相冊、位置等權限。

工業和信息化部官方微博曾提醒消費者,壹些不法分子會將通過這類應用程序收集的影像資料和用戶個人信息變賣,而壹旦這些數據信息流入市場,人臉識別支付技術恐怕將變得不再安全。不法分子可能會利用這些關鍵數據盜取用戶的賬號信息,造成經濟損失;還可能利用用戶麵部影像在社交軟件、婚戀軟件中進行註冊並復刻壹個“真實”的用戶,以交友對象的名義,進行更加嚴重的欺詐犯罪。

AI算命本質:運營不合規,涉嫌違法

財經網科技結合此前報道以及查詢發現,帶有“八字”、“算命”等關鍵詞的網站運營方多為文化創意有限公司、科技有限公司和信息技術咨詢有限公司,經營範圍主要包括網絡咨詢服務、計算機軟硬件的開發、銷售及技術咨詢、技術服務等。

南昌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此前表示,衹要有經營行為,就必須取得營業執照,線上線下都壹樣,而算命、看相等字樣是不可能出現在營業執照的經營範圍內。另據半島都市報報道,江西省社科院鄧虹教授認為,在線看相行為要麽是無證經營,要麽是打著咨詢、服務的旗號違規經營。

西南政法大學人工智能法學院助理教授、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博士後黃磊接受前述媒體采訪時表示,如果沒有運用人工智能技術卻以此為噱頭宣傳,那麽提供測試的平臺就涉嫌虛假宣傳甚至是民事欺詐。假如平臺確實使用了其所宣傳的人工智能技術,也就是學習了數萬張人臉照片的樣本的話,那牠就要做壹個信息標註,把每張照片的臉部特徵提取出來,與此同時數據庫里也應該要有這數萬人的命運的信息,但實際上,獲取這些信息的難度非常大。“如果平臺確實有這些照片,也得到了這些照片的身份信息,那在民事上就涉嫌侵犯公民的隱私權,情節嚴重的在刑事上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此外,“AI算命”代理零門檻、層級無限裂變、收益按比例提成等推廣模式也因涉嫌傳銷被報道。人民日報此前報道稱,江西艾民律師事務所律師胡順如介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出臺的《關於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對傳銷組織層級及人數的認定問題已經有明確表述;“AI算命”營銷推廣,如果代理層級多、人數多、金額大,就可能有傳銷之嫌。

【社會37度】

編者按:這里的文字沒有浮華,沒有空談,沒有“標題黨”。信息轟炸的網絡時代,我們隻希望安靜記錄身邊的故事,關註冷暖人生,帶妳觸摸社會的體溫。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9月20日電 題:被“梓”掉的壹代:誰限制了起名的想象力?

作者 郎朗

叫壹聲“zi xuan”,妳敢答應嗎?

不知什麽時候起,身邊越來越多“梓軒”、“梓涵”。開學季里,妳的孩子在校園里“被重名”了嗎?

當壹部分00後將要麵對重名的尷尬時,另壹部分人卻苦於自己的名字太過生僻,給日常生活帶來各種不便。

麵對浩如煙海的漢字文明,無論取什麽名字,好像都顯得缺乏想象力。

資料圖:中新社記者 張婭子 攝 圖文無關

名中帶“梓”的00後

新學期伊始,教師劉雅寧發現“梓”、“涵”、“軒”在學生名字中的重復率極高,班里起碼有十幾個學生的名字里含有這些字。叫壹聲“zi xuan”,樓道里好幾個不同身高不同模樣的孩子齊刷刷同時回頭。

從2016年第壹份“中國姓名大數據”公布開始,“梓”“軒”就強勢領跑新生兒姓名榜,成為最受歡迎的“網紅”用字;兩年後的榜單上,“梓”居然蟬聯了三屆冠軍。

我們可以想象50年後的壹天:早上起床,梓萱和梓涵壹起晨練;住樓下的梓軒約梓熙下棋喝茶;夜幕降臨,小區的紫萱們跳起了廣場舞……

“我估計可能是最近幾年算卦的喜歡這幾個字。”劉雅寧調侃道。

壹年級班主任上崗的第壹件事是什麽?劉雅寧的答案是查字典。

A4紙整齊打印的名單上畫滿了圈圈點點,全班54個小朋友,近10個人的名字被註上了拚音,殳、彧、磬……“全年級最奇怪的名和姓可能都聚集到我們班了。”她說。

孩子們的桌子上放著寫有自己名字的名牌,大約半個月後,老師差不多記住了大傢的名字,這些名牌也就完成了使命。“名字生僻其實對老師沒什麽影響,主要是孩子以後不方便。”劉雅寧說。

從事互聯網教育行業的周晅昪太明白這種不方便了。大學錄取通知的信封上,收件人是兩個問號,戶口本是手寫的,公積金存折上是亂碼……但凡需要辦事,“來,您去公安局蓋個章”。幾年前,他壹度沒辦法開通快捷支付,用不了微信支付,“收到了紅包也取不了錢。”他無奈地說。

“我懷疑我公司年會壹直抽不到獎,是因為我名字壓根兒沒被錄進去。”

資料圖:《周易正義》 李南軒 攝

從“翻字典”到“互聯網+”取名

名字承載著對壹個人的祝福和期盼,傢長們恨不得把所有的美好和願望傾註到壹兩個字里。

就讀於江蘇廣播電視學校的李馛瑀深深體會到了來自母親的愛。媽媽從懷孕開始,到孩子長到壹歲多,每天起早貪黑,隻睡三四個小時,打著手電戴著眼鏡翻爛了壹本《辭源》才給孩子取名叫李馛瑀。

馛,香氣濃郁;瑀,像玉的石頭,比喻女性堅貞高尚的節操和品德。這個名字在姓名打分網站上得到了100分的高分,媽媽很滿意。

“我覺得生僻字可以體現出父母對孩子滿滿的愛和期待,”李馛瑀說,“我以後有了孩子,還會讓媽媽取名。”

除了承載祝福,取名這件事也帶著時代的烙印。

傳統中國大家庭里往往會有祖訓,這既是傢規,也是子孫姓名排輩的依據。“芳德永流傳,傢繼萬世長”——這是李馛瑀爺爺傢的祖訓,爺爺承了“傳”字,爸爸和其他兄妹承了後麵的“傢”字。

但在上世紀,更多人的名字和歷史背景有關。1949年新中國成立,隨著共和國壹同成長起來的,還有“建國”“援朝”“衛東”“向紅”們。到了改革開放時期,人們的名字少了政治意味,開始更加多元,“偉”“帥”“秀英”“芳”成了比較多見的字,據統計,全國有近30萬人名叫“張偉”。

而到了現在,名字的構成則更加個性多樣。壹項調查顯示,“80”後的名字集中度高達43%,但到了2018年,名字集中度降幅達到30%。

“父姓加母姓”這種“新復姓”正在逐漸流行,四字姓名也占了壹席之地。受《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等節目影響,越來越多的父母選擇從傳統典籍中給孩子取名,所謂“女詩經,男楚辭,文論語,武周易”。

“張偉”的時代已經逐漸遠離,互聯網的發展也帶動了“互聯網+取名”。起名打分網站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輸入出生日期等個人信息,係統將自動生成姓名,也可以對已有的姓名打分,“梓軒”“梓涵”是這些網站的高頻詞。

和上世紀的“建國”“建軍”們壹樣,“梓涵”“梓軒”們終將成為時代的標誌之壹。

資料圖:中新社記者 劉新 攝 圖文無關

“取名”的生意經

絞盡腦汁也取不出滿意的名字怎麽辦?那就去找“先生”算壹算。

北京雍和宮外西邊小徑上,曾每隔幾米就有壹位“算命先生”。想要取名,要給“先生”提供具體到分鐘的出生時間,他們根據周易八卦等理論測算生辰八字,找出被取名者“命格”里可能存在的問題缺陷,再選合適的字作為名來彌補。當然,要給“先生”400塊錢潤筆費。

“90後”王雅韜的名字就是起名社取的。起名社說以前的名字不利於她的健康,所以給她換了新的名字。“本地區絕無重名。”起名社信誓旦旦地保證,還為此發了壹份證書,證明此名絕無僅有。

然而上了學王雅韜才發現,似乎每個年級都有壹個“王雅韜”,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同壹傢起名社算的。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起名的市場也從線下轉到線上,他們開了網店,有了公眾號,建起了APP和小程序,甚至還成了微博金V。

在淘寶網搜索欄輸入“取名”,可以找到5670傢相關店鋪。取名的費用從1元到1萬不等,接受度比較高的服務費用集中在150元到500元之間,最暢銷的店鋪取名價格為298元,銷量2萬+。

淘寶客服截圖

店鋪的服務流程基本相同。拍下寶貝後客服人員對接,並填寫壹份取名表格,提供被取名者的生日、父母名字、忌用字等信息,大約1到3天左右,取好名字後將推薦名用郵件發送給客戶。雙方進行溝通,最終選定壹個滿意的名字,“大師”再對該名字進行詳細分析。

老師人工起名並附送起名手稿,是各傢店鋪的宣傳重點。如果有需要,還可以真人視頻,壹對壹分析,當然,這項服務要額外加50元至100元。

有的平臺開發了自己的APP或者小程序,人們可以根據平臺上“大師”的資料和評分來選擇。

不過不管是什麽平臺,也不論“大師”是什麽流派、繼承誰的絕學、是否得到某協會的金字證書,他們的服務流程是都大同小異的。

資料圖: 中新社王東明 攝 圖文無關

取名取的是什麽?

生僻的名字給李馛瑀帶來不少困擾,從小到大很少有人能第壹遍就叫對自己的名字。她成了別人口中的“李XX”、“李什麽瑀”。

“有的同學嘴巴漏風,會把我的名字讀成‘李魔女’”李馛瑀說,“同學們會開玩笑,‘小魔女怎麽沒來上課?’‘她去魔法學校了’!”

“用生僻字給孩子取名,也是寄予了傢長獨特的愛。”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研究員郭龍生說,“但有可能給孩子帶來壹生的麻煩。”

他不建議傢長給孩子取太生僻的名字。“有的字老師都不認識,可能上課不會叫起來回答問題;太生僻的字,機器里沒有,辦理戶口、銀行卡、坐飛機等都會帶來麻煩。”他說。

名字,簡單來看,隻是個代號而已。翻字典、請大師、網上取名等方式,其實歸根到底,是寄託了父母對孩子深沈的愛。

“名字帶給人的影響是終生的。”郭龍生說。他建議傢長,在給孩子取名的時候,要考慮幾點要素。“筆畫不要太多,這樣孩子好寫;讀音響亮,叫起來聽得清楚。不要用多音字,別人可能不知道怎麽叫,會帶來壹些問題。”(完)

作者:admin | 分類:八字起名 | 瀏覽:22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