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姓起名字大全及路姓起名字壹個字男孩

2024-03-06 18:33:06
八字起名網 > 八字起名 > 路姓起名字大全及路姓起名字壹個字男孩

(二十九)賣油的敲梆梆

“梆,梆,”“梆!梆!”梆梆的聲音由遠及近地傳來,街坊鄰居都熟悉這樣的敲打聲,就連我們這樣四、五歲左右的玩童也知道是賣小磨香油的來了。調皮的男孩子們開始戲弄他人叫道:“賣油的,敲梆梆,妳娘沒在這莊上!”連續地叫喊聲有的賣香油的聽到了裝作沒聽見,他們認為哪個莊上沒有幾個調皮搗蛋的孩子,孩子小不懂事,不值得動氣,也有個別的賣香油的,就是嚷道:“誰傢的孩子沒有規矩,大人也不出來管管!”見沒人答話,就對孩子們吼:“用我的梆子打死妳們!”說話時還拿起梆子作出要打的姿勢,孩子們嚇跑了,他繼續敲起梆子“梆!梆!梆!”“小磨香油,剛推好的,可香了。”街上的鄰居有壹兩傢出來打油的就算賣香油的遇上好生意了,打油壹般不用現金,是用芝麻換的,壹斤芝麻換 油有四兩的、也有三兩的,賣香油人說了算,也有討價還價的,說芝麻成癟,總之賣傢想少給點,買傢想多要點。討價之後成交,買香油的把盛油瓶(油瓶大多數是吊水瓶,少數是玻璃酒瓶)遞給賣香油的。趁著賣香油的打油時間,個別孩子會偷偷抓把芝麻,散腿跑去。

常遛鄉到我們大屯街賣小磨香油的有四、五個人,我傢隻換壹傢的油,那就是我表舅漢臣(我母親姑姑傢的大兒子叫王漢臣)他叔傢的香油。姥姥喊那個賣油的老王,叫我們喊他表姥爺,換他的油是覺得兩傢有親戚關係,不用討價還價,也不會坑了我傢,表老爺來賣香油,街上的孩子們也會喊“賣油的,敲梆梆,妳娘不在這莊上。”如果我要聽到是表姥爺賣油的聲音,我就會出來制止他們說:“別喊了,妳們誰再喊,我叫表姥爺賣給妳們傢假油”。玩伴們知道是我傢親戚來賣油了,自然就不再叫喊啦。

中新網南昌1月12日電 題:江西“90後”男孩帶癱瘓母親上學:我就是媽媽的雙腿

作者 劉玉潔

“我就是媽媽的雙腿,帶著她走向幸福生活。”11日,南昌航空大學軟件學院碩士研究生趙建軍說道。

2018年9月,趙建軍父母遭遇車禍,父親重傷、母親癱瘓,21歲的趙建軍便主動承擔起照顧母親的重任,在醫院照顧母親兩年。“手術後住在ICU里隻能喝流食,我就在醫院附近租了壹個小房間,每天煮好粥送到媽媽的病床前,壹勺壹勺吹涼了餵給媽媽。”

長期臥躺容易造成血液流通不暢,趙建軍便每隔幾個小時幫母親按摩、敷腿,晚上睡在病床旁,幫母親翻身,換水墊。“從ICU病房到普通病房,這兩年媽媽不想讓我看到她難過的樣子,所以大多時間都是笑著的,我也是笑著的,笑著笑著,感覺壹切都會好起來。”

“媽媽常說,再苦再難,都不要放棄讀書,要堅持妳自己的夢想。在醫院的這兩年,每當晚上媽媽睡著後,我就去醫院的走廊或樓梯間去背考研的英語、政治。”趙建軍回憶道,病床旁邊放不下太多的書本,自己便去病房外的長椅上做數學試捲備考研究生考試。

“研究生考試成績公布後,我的成績高出南昌航空大學分數線60分,隨後也順利通過了麵試。但這個時候我很糾結,不知道如何壹邊照顧媽媽,壹邊完成學業。”趙建軍告訴記者,校方得知情況後,為他開了“後門”,將他和母親安排住在壹間壹樓的宿舍,並且免除了房租和水電費。

“媽媽在我身邊好照顧,不在我身邊我也不放心。”對於學校提供的方便,趙建軍頗為感激,這讓他既能安心上學又方便照顧母親。

“在媽媽病情穩定後,我便從醫院帶著她來到學校,開始了‘帶母求學’之路。”每天早上不到六點就起床,為母親洗漱、按摩、做早餐。在安頓好母親後,趙建軍便匆匆前往實驗室學習。晚上回到宿舍,臨睡前,再給母親洗腳按摩,做康復運動。

“這幾年里,我去過了南昌幾乎所有三甲醫院的每個角落,對醫院的掛號、問診、陪護、出入院等流程都無比熟悉。”天氣好時,趙建軍衹要有時間就會用輪椅推著母親去校園曬曬太陽,看看校園、講講趣事。

“看著媽媽笑容越來越多起來,感覺所做壹切都是值得的。”趙建軍說道,身邊部分同學受到他的影響,從基本不給父母打電話,到現在每星期都和父母聯係了。

“這壹路走來,有太多人幫助我,我也希望能夠成為給予別人光明的人。”如今,趙建軍母親可以拿掉拐杖,自己走壹點路,趙建軍便在空閑時間參加各種誌願活動。

趙建軍說,壹路走來,他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畢業後他希望盡自己所能去幫助他人,同時感謝那些幫助過自己的人。(完)

來源: 中國新聞網

作者:admin | 分類:八字起名 | 瀏覽:15 | 迴響:0